华夏旅游网

首页 > 旅游攻略

旅游攻略

​大理有座鸡足山,迦叶菩萨就在山中入定, 灵山一会的因缘

2020-01-31 16:18:04旅游攻略
文三江杨柳风在攀枝花睡了一宿觉,第二天早晨出发到大理,完成朝拜鸡足山的愿望。一路上风雨兼程,下午三点半左右,到了阳光明媚的大理,然后绕过下关繁华的市区,从洱海东岸向右驶入北部山区。
文 三江杨柳风


​大理有座鸡足山,迦叶菩萨就在山中入定, 灵山一会的因缘

在攀枝花睡了一宿觉,第二天早晨出发到大理,完成朝拜鸡足山的愿望。

一路上风雨兼程,下午三点半左右,到了阳光明媚的大理,然后绕过下关繁华的市区,从洱海东岸向右驶入北部山区。

这里的山与在四川走过的不同,几乎都是红色的土山,即使裸露的岩石也多被风化,散落在红壤中间,形似太湖石,瘦透漏皱,颇有姿态。山坡上,沟壑里,零散的地块都充分利用,种植着玉米和烤烟,还有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树木。

山路虽然也曲折多弯,但与丽江到攀枝花的路相比简直就是坦途,既没有高耸入云的山峰,也没有深不见底的悬崖,穿行其间,就像游走在五线谱上,弹奏着彩色的乐章。

鸡足山位于云南宾川县境内,距离大理50分钟车程,很快就到了景区入口处,在附近找到一户农家院,新建的两层小楼,门窗都是实木手工雕刻,家主人对此十分得意,特地向我做了介绍。房间很干净,被褥也算整洁,特别是主人很热情,看上去也厚道,就要了一个单间,价格非常公道。

放下背囊,在房东家的院子里吃了一碗素面,然后来到景区门口。

鸡足山气势磅礴,方圆百里,天柱峰海拔3240米,东观日出,南瞰浮云,西望苍山、洱海,北眺玉龙雪山,人称绝顶四观。据记载,蜀汉时期这里就有僧人始建小庵,唐代扩建,明清时期达到鼎盛,有大小寺宇百余座,后来多数寺宇被毁,现仅存清代的祝圣寺、金顶寺大门和楞严塔。

相传,佛祖大弟子饮光迦叶尊者,在佛祖涅槃之后,怀抱佛祖留下的金褴袈裟及佛牙舍利,在鸡足山中入定,等待弥勒佛出世,然后将佛祖的袈裟传给未来的弥勒佛佛。主峰南侧有天然巨型石门,相传那就是迦叶尊者守衣入定处。

唐玄奘法师《大唐西域记》载:“迦叶承旨主持正法,结集既已,至第二十年,厌世无常,将入寂灭,乃往鸡足山。”

迦叶尊者不仅是佛祖大弟子,还是禅宗初祖。灵山会上,佛祖拈花,迦叶微笑,遂得佛祖教外别传之旨,开佛门禅宗一脉,一直传到达摩尊者。

南北朝时期,达摩祖师到东土弘法,开启中华禅宗门户,衣钵相传至六祖慧能,禅门得以发扬光大,成为与儒道并列为中华文化基石。

唐代中期以后,禅宗在中国迅猛发展,完成了佛教的中国化进程,禅宗祖师及其祖庭也就受到高度尊重,鸡足山作为佛教名山的地位也就愈发显要。

在鸡足山景区入口处有一座牌坊,上面题写着“灵山一会”四个字,从牌坊向上仰望,鸡足山在暮色中庄严肃穆,连片的祥云在山巅涌动,与东厢的明月遥相映衬。此时大约是晚间7点,月轮从东南升起,四面烘托着彩色祥云,一派光明殊胜的景象。

自从发心朝山,已经遍礼四大菩萨道场,广东曹溪祖庭,曹洞祖庭、黄梅祖庭,所到之处无不是祥瑞纷纷。如今,来到迦叶道场,风月无边,彩云飘飘,就像一场无言的灵山法会,震撼尘心。

拍了些风景照,天色渐暗,凉意袭人,便回去休息,准备次日上山。

到了午夜时分,屋外忽然风雨大作,伴随着电闪雷鸣。天气如此多变,真是出乎意料,如果明天继续下月,上山会增添许多麻烦。

迷迷糊糊睡着了,不知道是不是梦境,在山里听到公鸡鸣叫,开始好像十分遥远,随后越来越近,叫声越来越响亮,附近许多公鸡也跟着叫起来。这是哪里来的公鸡呢?心里想着这个问题,一翻身,然后完全醒了过来。这时,院子里再次响起清亮、悠长的公鸡鸣叫,在寂静的山间回荡。

已经不记得上次听到鸡叫是什么时候,顿时睡意全消,起身看看,刚刚凌晨三点多,古人闻鸡起舞,大概这时候就开始励志了。

想继续睡,外面的公鸡每隔几分钟就叫一次,周围几十只公鸡随后发出和鸣,根本难以入睡。起身打坐,感觉双腿不适,难以集中意念,反复折腾了一阵,总算捱到5点,起来洗漱完毕,烧了一壶茶,这才看到天色放亮。

从农家院出来,开车进入景区,省去了至少三分之一的路程,一直到达祝圣寺附近的停车场。

停好车,步行上山,先到虚云寺。虚云寺颇具规模,山门外一座灰砖门楼,掩映在翠竹中间,十分优雅,一对门联也清淡有趣:

鸡足山中参礼虚云寺 我心当下境界妙难言

据南怀瑾先生讲述,他在四川是从袁焕仙参禅的时候,曾经见到过虚云老和尚,老和尚后来从四川到云南,来到鸡足山,想要住山弘道,可惜机缘不熟,鸡足山都是子孙庙,对虚云老和尚敬而远之,大概是怕老和尚夺了他们的安身之所,结果错失了让鸡足山道场发扬光大的机缘。

虚云老和尚一身集禅门五宗,重修了包括曹溪祖庭、云门祖庭在内的许多道场,对于禅门的复兴居功至伟,而作为迦叶祖师道场的鸡足山竟然无缘留驻,也算是一大憾事。

进入山门,礼拜诸佛,然后参观了位于最里面的虚云纪念馆,正中供奉着老和尚的坐像,面容栩栩如生,仿佛还在定中。

从虚云寺出来,沿着石阶循山而上,渐渐感觉有些湿热。

昨夜一场大雨,山间湿气很重,越往上走,雾气越浓,连阳光也被遮挡了。

上山的人不多,一路上都很寂静,林间偶尔有些鸟鸣,还有些松鼠在路边从容觅食,直到离它们很近,才一跃而闪,爬上高大的树干。

鸡足山历史悠久,最兴盛的时候号称108寺,所以山林的保护很好,一路上都能看到许多高大、粗壮的古树,有些已经中空,有些因为风雨横卧在地上,仍然保持旺盛的生命力。唯一感觉可惜的就是水土的保护,到处都能看到裸露的表土,已经在石头路两侧冲刷出两道深沟。

从虚云寺一口气上到玉佛寺,从这里可以看到金顶的佛塔高耸入云,在蓝天映衬下秀美而庄严。

玉佛寺建在山腰一块平地上,除了山门一侧的僧房,只有一座朝向东方的大雄宝殿,殿内佛像庄严,金碧辉煌,礼拜之后供养了一点香资。

除了眺望金顶,大雄宝殿前的一排松树十分壮观,树干包裹着红铜色的树皮,笔直如削,高过两层楼的大雄宝殿,树冠抱成一团,在高处随风摇曳,自如自在,美不胜收。

从玉佛寺紧邻缆车索道,剩下一段冲顶的路比较陡峻,气力有些不支,又想着早点下山赶回大理,就搭乘缆车穿云破雾,直达金顶。

缆车十几分钟就到达了金顶,沿着石径步行不足百步,便进入山门,看到了金顶寺的大雄宝殿。

大雄宝殿前香火很旺,信众非常虔诚,有些还是组团远道而来,也有不少身着少数民族服装的信众。

大雄宝殿内供奉三世佛,金身庄严,道场殊胜,恭敬礼拜之后,绕佛七匝,算是满了参礼鸡足山的愿望。

从大雄宝殿出来,阳光灿烂,上山路上的雾气全然不见,白色的云海就在山顶周围环绕,仿佛有无数蛟龙绕佛礼敬,一切红尘烦恼都抛到云外,内心澄净如水。

大雄宝殿前有还有一座规模较小的前殿,供奉的形似一位尊者,没有看到名号,大约就是迦叶祖师。

再往前面便是楞严塔,与大理三塔中的主塔为同一风格的密檐方塔,虽然只有十三层,但矗立在金顶之上,四边空阔,又有蓝天白云映衬,显得格外挺拔。在天气好的时候,能从山腰的各个角度看到它的倩影。

绕塔之后,又到前面参礼了弥勒佛和千手观音菩萨,然后坐在山门一侧阴凉处小憩,打开电脑看了一下市场情况,顺便开了些仓,都获得了佛菩萨的圆满加持。

时过正午,从金顶主峰正面步行下山。上山乘缆车省力,下山步行可以更轻松地欣赏风景。

主峰上的树木都高大参天,树冠遮天蔽日,林中的空气非常湿重,由于走的人不多,许多石阶上布满了苔藓。

从金顶一路下来,在山腰处礼拜了迦叶殿。明人徐霞客曾经提到鸡足山的迦叶殿,可见其历史悠久,不过现在的迦叶殿是1994年重修的一组建筑。

从祖师殿往南,就是传说中迦叶尊者曾入定500年的大盘石,也称盘陀石,如果修行功夫得力,或许在这里能证到祖师还在定中守护正法。

了解佛教的人或许都知道,在印度也有一座鸡足山,位于比哈尔邦,地处偏僻的山区,距离佛教圣地菩提伽耶50公里,但整个路程都是乡间小道。

根据一些佛教典籍的记载,印度的鸡足山才是迦叶尊者入定之地,而且至今尚在定中,等待弥勒佛降生。《大唐西域记》卷九所记载的鸡足山,应当就是印度的鸡足山:

高峦陗无极,深壑洞无涯。山麓溪涧,乔林罗谷。冈岑岭嶂,繁草被岩。峻起三峰,傍挺绝崿……其后尊者大迦叶波居中寂灭,不敢指言,故云尊足。

那么,究竟哪一座鸡足山才是真正的迦叶道场呢?至今学界毫无定论。其实,从佛教的教义来看,如来佛祖如来尚且无所从来亦无所去,我们又何必在意此鸡足彼鸡足?若一定要认定哪一座鸡足山是迦叶道场,便是著相,若不著相,何处不是鸡足山?哪里不是迦叶道场?佛法云,当以何身得度,佛菩萨便化作何身度我。迦叶祖师拈花之时已经深会此意,又怎会只住鸡足一山,而舍去大千世界的芸芸众生?其实,迦叶祖师住定并非在山中盘腿而坐,而是化作无量因缘接引众生。因此,虽然此鸡足非彼鸡足,然而焉知彼鸡足不是此鸡足?佛法无边,鸡足山的寓意就是一部大法。

离开迦叶殿,山门外是几十米的高台阶,下行一条200米左右的石阶山路,便回到了玉佛寺,然后搭乘观光车前往停车场,路上还供养了两位从西藏而来的僧人。

礼佛圆满,开车返回大理,一路上心情十分爽朗,功德殊胜圆满。